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重生 > 侯門小廚妃
侯門小廚妃

侯門小廚妃 豚魚吉 著

連載中 喬歡太鳴川 貴族古裝重生宮廷

更新時間:2019-06-08 11:07:53
小說主人公是喬歡太鳴川的書名叫《侯門小廚妃》,它的作者是豚魚吉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一場爆炸,讓她從國際名廚變成東黎人人嫌惡的世子妃。 皇帝要殺她,小叔子要殺她,就連孿生的姐妹都要殺她。 還有一個重生歸來,立誓殺她報仇,以絕后患的夫君。 喬歡:“神啊!救救我吧!”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“下毒?”

姜思思像是沒有察覺到太鳴川的殺意,神色中帶著一絲茫然,喬歡在旁冷眼瞧著,覺著姜思思似乎并不知道下毒一事。

皺眉問了一句:“這毒是何人所下?”

聽到喬歡的詢問,太鳴川有些不悅的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,喬歡裝作沒看見,只是定定的看向那名前去調查此事的侍衛。

畢竟這樣的情況,只要稍稍聯想,很輕易便會覺得是姜思思自導自演玩了這么一出,很難想到下毒者另有其人這一點。

“回夫人,這毒,乃二爺所下,告訴二夫人是大少爺將雪團摔死的丫頭,也是二爺的人。”

侍衛面無表情的應著,像臺機器一樣問什么答什么,多余的話半句也不說。

只是這個答案卻讓太鳴川微微一怔,控制不住的再次朝喬歡的方向看去,發現她竟然一派氣定神閑的模樣,似乎一點都不意外。

喬歡自然不意外,甚至覺得姜思思有點可憐,竟然被自己的枕邊人當做槍使還不自知。

其實從知道這件事開始喬歡便覺得有些不對勁,總能感覺到一股不明顯的違和感,直到太鳴川走進褚玉苑她才弄明白這違和感從何而來。

從前姜思思敢那般肆無忌憚的對鴻羽動手,除了原主的不聞不問和故意放縱之外,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太鳴川遠在沙場,無暇顧及。

可現在太鳴川回來了,姜思思多少也會投鼠忌器,不至于如此明目張膽,除非……她真的以為是鴻羽摔死了雪團!

“姜思思。”無視了太鳴川投來的探究眼神,喬歡緩步走到了姜思思面前,“湯里的毒,是不是太鳴安下的。”

太鳴安,便是這國公府的二爺,太鳴川的胞弟。

見喬歡懷疑到太鳴安身上,太鳴川本還有些不悅,可看到姜思思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,未說出口的話直接就被堵在了喉嚨里。

“不說么?”

喬歡笑了笑,用可憐又同情的目光與她對視,“不管你以前怎么對我,好歹我也叫你一聲弟妹,別告訴我你到現在還看不出來太鳴安是想弄死你。”

“姜思思,若是今日我沒有及時趕來,也沒有這般堅定的要一個真相,等鴻羽的腿落下殘疾,世子爺又將此事算在你身上,你覺得,你會有個什么樣的下場?”

“我……”姜思思下意識的想要開口,只是雙唇剛動又停了下來,臉色青一陣白一陣,“是他下的毒,前些日子他突然得了一大筆銀子,卻又遮遮掩掩的不讓我知道,呵~”

姜思思自嘲的笑了笑,似乎已經將臀部的疼痛全都忘在了腦后,“那么多銀兩,怎么可能藏得住,我起了疑,便悄悄留意著他的動向,這才發現他買通了廚房的人,讓那人每日在大郎的湯中放東西。”

“本來我以為他是要對付大郎,直到今日,知曉你到大哥的書房鬧了一通,才知那湯竟是你在喝。”

“可知是何人要太鳴安這樣做?”喬歡皺了皺眉,原主和太鳴安之間并無明面兒上的仇怨,太鳴安不會無緣無故的害她。

然而這次姜思思卻搖了搖頭,“反正都已經這樣了,我也不怕你們笑話,他與我早已離了心,今日看來更是巴不得我早日死了好,又怎會與我說這些。”

見從姜思思口中再問不出什么來,喬歡嘆了口氣,扭頭看向太鳴川,“你可還有什么要問的?”

發現這國公府中,有一個算一個,都巴不得要了她的性命,手段頻出,喬歡簡直頭疼欲裂,也就懶得再跟太鳴川這廝繞彎子了。

太鳴川搖了搖頭,正打算說些什么,卻見喬歡竟然直接帶著鴻羽走了,心底莫名便泛起一絲怪異,這個女人,似乎與他印象中的那人不大一樣。

“大哥。”

姜思思面如死灰,咬唇看著太鳴川,“我承認我對大郎和大嫂心存歹意,你要打要罰我都認,但我求你,莫要讓他休了我。”

這個他,自然便是太鳴安。

太鳴川深吸了一口氣,興許因為太鴻羽的傷并不嚴重,倒是沒讓他恨毒了姜思思,“他這般對你,你還要留在國公府?”

太鳴川有些想不明白,女子被休固然名聲上不好聽,可總也比沒了性命強。

可姜思思聞言卻搖了搖頭,“大哥不是女子,又怎能明白女子被休棄代表了什么,大嫂這些年被欺壓得這般厲害,不是也沒想過要離開國公府么?”

“我有了警惕,太鳴安便輕易害不了我,若不是走到了絕境,但凡是好人家的姑娘,又怎愿背負那樣生不如死的罵名。”

姜思思的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太鳴川身上,涼得讓他打了個激靈。

若真是如此,那上一世的喬歡……

心底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樣,悶得太鳴川喘不過氣,留下一句:“你好自為之。”便快步離開了褚玉苑,腳步匆忙得像是在逃跑。

只是剛回到書房,就遇到了太一前來稟報湯中下毒一事。

太一的臉色十分怪異,琢磨良久才小心翼翼的回稟道,“世子爺,湯中的毒是二爺所下。”

“我已經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抬手揉了揉眉心,太鳴川只覺得腦子里一片混亂,總覺得不管是上一世還是現在,都有一些東西被他給忽略了。

雖然察覺了自家主子的狀態不對,可太一猶豫再三,還是再次抱拳道,“世子爺,還有一事,屬下不知當講不當講。”

“少他媽磨磨唧唧,有屁快放!”

“是!”太一被噎了一下,擦了擦額角溢出的冷汗,“屬下在查下毒一事時,還查到另外一件事,覺得世子爺有必要知曉。”

“當年世子爺與世子妃成親后不久,世子爺去了邊關,而世子妃則在此期間生了一次大病,不知世子爺是否還記得?”

太鳴川皺眉回想了一會兒,只是加上他上一世的記憶,太一說的那一年已經過去了太長的時間,他也只剩下了一些十分模糊的印象,“你究竟要說什么。”

“屬下查到,那一年世子妃其實并未生過什么大病,之所以需要休養,是因為腹中落了一個胎兒,大出血,幾乎要了世子妃的性命,是老夫人,親手給世子妃連灌了三碗紅花。”

小說《侯門小廚妃》 第9章 三碗紅花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貴族小說
  2. 古裝小說
  3. 重生小說
  4. 宮廷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