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暗香浮動
暗香浮動

暗香浮動 莫離 著

連載中 莫離紀梁 古代娛樂圈腹黑百合

更新時間:2019-06-17 11:21:57
小說主人公是莫離紀梁的小說叫做《暗香浮動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莫離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光鮮時尚圈,喋血名利場。嗅商極高的天才調香師莫離未出茅廬,便折損雙翼。窮途末路,生死之間,一切因一個男人的出現而柳暗花明,也讓她發覺真相,原來自己所遭遇的所有不幸,皆是來自摯友的自私與嫉恨……幾經沉潛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紀梁說得對有些東西不必一直放在肩上,我掩藏起眼底的情緒,打趣道,“昨天朗尼出門應酬,今天換了德維特,你們哥倆是限號出門嗎?”

德維特沒什么反應,倒是蔣翼哈哈大笑起來,楚悅然也抿著唇笑,眼睛不住偷瞄著德維特。

點酒時我要了杯水果甜酒,酒味清淡,我就不是酒量好的人,這個就夠了,楚悅然也要了同樣的一杯,她昨晚左右逢迎,可不是這么含蓄的。

我們四個人如今際遇各不同,蔣翼做起了生意,德維特畢業了準備執掌家業,楚悅然得到了夢寐以求的進修機會,我退學了……想想我這際遇還真是慘了些,不過畢竟是年輕人,談起的最多免不了還是理想。

“莫離,現在反正你也不上學了,有什么打算?”

“我嗎……現在沒什么理想,風往哪吹,我就往哪飄。”我一句話敷衍過去,蔣翼德維特都以為我沉浸在退賽的黑色情緒中,也都不多問。

蔣翼和德維特的理想沒變過,一個想做中國最大的香水公司,一個想做世界最頂級的調香師,還挺和諧,德維特任性灑脫,所以當他說起沒有選擇進修這事兒,我不是很意外。

最后,楚悅然微笑著開口——

“我跟德維特一樣,也想做最好的調香師,而且我爸爸的公司正好也在發展香水這一塊,所以我決定休學回國,我覺得在中國也是有條件成為最好的調香師的。”

什么?!她跟德維特兩個人都放棄了Coty公司的進修機會?呵……這讓千千萬萬的淘汰選手情何以堪,讓我這個退賽選手情何以堪?德維特天分極好家境也棒,他的選擇我沒話說,可你楚悅然,在中國也可以做最好的調香師,話是沒錯,可你有那個本事么?就憑你“國人之光”的頭銜就能成了嗎?我默默冷笑,真是又傻又惡毒。

法國男人,酒量好,人風流。德維特是法國男人中的翹楚,酒量特別好,人特別風流。同樣一杯龍舌蘭純飲下肚,酒量不差的蔣翼第二杯就換成較綿軟的分子料理雞尾酒,德維特卻面不改色,意猶未盡的又點了一杯。

“等我一下。”德維特忽然起身走向吧臺,同調酒師說了幾句話,便轉到了吧臺里邊。

還會調酒?德維特拿著各色的酒在調酒器中搖晃著,不像專業調酒師那么愛炫技,但在楚悅然眼里已經帥的不像話了。最后,混合的酒水倒進了利口杯中,須臾片刻,德維特端酒走了過來。

“哇……”楚悅然看著酒杯驚呼了一聲,我也小小的心動了一下,利口杯中混合的酒水由于比重不同漸漸分層,竟呈現出唯美浪漫的彩虹色。

“Jasmine。”

酒杯遞到我面前,我稍稍詫異,余光看到楚悅然眼里的彩虹泡泡一點點癟下去,這感覺……還挺好的。

“謝謝。”

我接過酒杯沒太有底氣的抿了一口,辛辣又苦澀的味道充斥著口腔,這七種烈酒混在一起味道果然不是蓋的,如果你沉迷于它迷人的外表,那必定會被它浪漫的“殺死”了。

我皺了皺眉,若有所思的又喝了一口,德維特為什么忽然調酒給我?如果示好,才不會下這么猛地料,那是為什么?我低頭看了自己一眼,今天是紀梁幫我挑的衣服,黑色無袖方領修身上衣,亮銀灰色百褶七分裙,淺棕色高跟瘦瘦靴,風格不像以前那么低調綿軟,或許德維特那個怪人覺得我今天的風格跟烈酒更配?抑或是……

“小離,你還好吧?”楚悅然看我一口一口喝的痛快,碰了碰我的胳膊,我一笑說還好,可事實呢,這酒一層比一層更烈,喝到底,我眼前已經重影了,這絕對沒安好心。

“去趟洗手間。”我盡量平穩的站起身,去印證我的猜想。

我不急不緩的上完廁所洗了把臉,果然出門時就看到了靠著墻的德維特。我踩著高跟鞋略不平衡的走過去,借著酒意酒意沖他迷離一笑。

“啊……”

我果然整個人就被他卷進了走廊轉角,雙手被扣在兩側,火-熱的唇接著就要吻下來……

果然是我忽然的轉變勾起了他的興趣,這個喜歡聽故事的花花公子向來喜歡在女人身上尋找靈感。

雙唇相接前一瞬間我偏過頭去,唇珠幾乎擦著他的唇線劃過,然后對著他緩緩眨了一下眼睛。

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“偷-情往往會帶來更強的靈感,我們都需要,不是么?”

……渣男,雖然我知道這個行業需要各種刺激尋找靈感,但我那正直不阿的三觀還是不好接受這些。

“偷-情是可以帶來靈感,但是中國有句古話說得好,叫做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……偷不著。”我媚眼如絲的沖他一笑,掙開雙手,拍拍屁股走人。

沒猜錯的話,那陣惶急的腳步聲是楚悅然的吧?

回到桌上,德維特不死不休的盯著我問到底經歷了什么,為什么不止外表,連眼神都全變了,我有些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,以前的高冷都是裝的,八卦還真不是女人的專利。

“小離,你這包真好看,限量版呢,是蘇大帥哥送的吧?”楚悅然半天沒說話,忽然拿起了我放在椅子上的包。

顯然是要找茬了,大學三年除了用獎學金買過一個香奈兒最親民款,我從沒有過什么高配置,蘇青杭家里條件雖然不差,但珠寶設計專業向來燒錢,零花錢都買了珍貴物件兒了,也不會送這么燒包的禮物,她故意提起來,不外乎就是要傳達出我被包-養了的訊息。

是了,就憑她那么草木皆兵斤斤計較,恨不得將我一舉一動都監視住,雖然我跟紀梁清白著,可這金屋藏嬌式的清白有人信才怪。我早就料到這事兒紙包不住火,楚悅然家里也是有錢有勢,要查我還不分分鐘?怕,我就不來了。

“有一個詞叫勞燕分飛,不是一個物種,同行也只是過客,所以我們掰了。”

仰頭喝盡了杯中酒,我以為這樣說出來心里不會難過,可這情感終究不全是假的。

即使命里相悖,蘇青杭也始終會是我心里的一根弦,每每撩撥起來,我心便隨他抽痛。

“這好好的提起這個干嘛了,不就是失戀,莫離這么年輕,好男人多的是!”蔣翼連忙安慰了我一兩句,接著說起了別的話題,楚悅然挑了個頭卻說不下去了,反倒勾起了德維特的興趣來,算盤沒打響,自然是憋悶的很。

本來不想多喝的,卻被德維特灌了杯烈酒,車上暈的迷迷糊糊的,一進客廳,腿就跟面條似的,走路走的東倒西歪。

紀梁坐在沙發上翻著不知道是公司文件還是雜志之類的東西,看到我進門微微皺眉,看上去挺嫌棄的。

“紀梁……”

我扔了外套和包靠在墻上,別著腿看他。

“你知不知道,我迷倒了一個帥哥……”

也許是酒精的作用,這一刻我作死的也想迷倒眼前的他。

可紀梁只是抬眼一看,薄唇微張,

“去洗澡。”

“你……嘔……”

我還沒來得及張口,胃里一陣翻涌,趕緊跑進了洗手間。

我按壓著抽痛的胃部,看著嘔吐物中的血絲,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看來很長一段時間,酒是不能碰了。

吐完洗了把臉清醒多了,出去的時候紀梁已經不在那兒了,我又把扔在地上的外套和包撿了起來,跟他也算處了一陣兒了,脾氣還是略有了解,潔癖,最看不慣亂扔東西。

今晚雖然酒沒少喝,卻沒吃幾口東西,洗完澡胃里沒那么難受了,就開始唱空城計了,我揉了揉肚子,吸了吸鼻子,一陣香濃的味道鉆進了鼻腔……

第二天七點,我同在山莊一樣按時下樓,昨晚喝過醒酒湯,沒有以前宿醉那么難受,本想著肯定會有蘇姐一樣的保姆把飯做好了就等著吃了,可沙發里紀梁修長的雙腿交疊著坐著看書,跟昨晚一模一樣,餐桌上卻空無一物,除了……呃,不好意思,我昨晚喝美了就直接上樓睡了,忘了把碗勺收拾了。

“早上好。”我規規矩矩的跟紀梁發了個招呼,伸著脖子往廚房看了一眼,竟然沒人。

“昨晚喝了什么?”紀梁頭也沒抬。

“啊?”

我愣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昨晚的湯,想了一想,“魚湯,主料是鱒魚頭,還配了嫩豆腐,凈冬筍,雞蛋,榨菜,香菇,起鍋用的豬油,出鍋添了麻油,小蔥和姜片應該是過水之后棄去了。甜湯用了小橘汁,青梅汁和山楂糕,還有淡淡的桂花沁香和蓮子微苦。”

我正在猶豫要不要把調味料一起說了,但又覺得多余,湯又不是他做的,說的對錯他也聽不出來,這時紀梁忽然打斷了我。

“去烤幾片吐司,冰箱里有魚子醬和牛奶。”

我做飯?我張了張嘴,沒說什么,按他說的做去了。以前我雖然不怎么進廚房,但烤個早餐抹個魚子醬倒杯牛奶也不是問題。

誰知道,這就是我女仆生涯的開端,紀梁一臉勉強的吃了兩片吐司,接著從沙發上拿起厚厚一本書沖我扔過來——《中國八大菜系》。

不是吧?

“我沒做過飯……”

“看出來了,考慮到你不像是個聰明人,我中午就不回來吃了,晚上四菜一湯。”

“什么,我……”

“我不是囚禁你,可也不養閑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紀梁根本不聽我解釋,拿了外套就出門了,我癱坐在沙發里,難道他煞費苦心的幫我就為了找個廚子?

小說《暗香浮動》 第7章 明騷暗賤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古代小說
  2. 娛樂圈小說
  3. 腹黑小說
  4. 百合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