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總裁 > 一祁一顧伴余生
一祁一顧伴余生

一祁一顧伴余生 蝶翼 著

已完結 曲瑤祁風 都市靈異言情鬼怪

更新時間:2019-06-18 14:25:00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一祁一顧伴余生》由蝶翼所編寫的總裁豪門類型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曲瑤祁風,內容主要講述:一億資金,她便被父親送給了祁家掌權人,只為給祁氏生下繼承人。為了逃離男人的手掌心,一次次掙扎卻都沒能成功,涅槃回歸,她巧笑嫣兮間已是風云突變,不再任人宰割.......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徐若銘不服,還想要繼續攔祁風,卻被身邊的徐母和徐父按住了,不許他上前再生事。

徐曲兩家的婚宴就在一場鬧劇中落下了帷幕。

今夜的月亮很美,暗藍的蒼穹之中不見一朵云,那皎潔的月光幽幽地籠罩在大地,清清冷冷。

祁風擔憂地看著坐在身邊的曲瑤,自他們從酒店出來,曲瑤就沒有出過聲了,只是平靜地坐在車上,而且對他的舉動也不再有反應了。

淡淡的月光透過車窗,落在曲瑤俏麗的臉蛋上,雖然有美麗的妝容加持,但是卻看不出一絲生氣,宛如失去靈魂的木偶一般。

回到祁宅,祁風讓曲瑤下車,曲瑤就下車,完全沒有一點反抗。他讓曲瑤坐在他旁邊,曲瑤就坐在旁邊,絲毫不抗拒他。

曲瑤若是真的這么聽話就好,問題是事實并不是這樣,祁風對宛如機器人般的曲瑤根本就不喜歡,他還是喜歡她充滿生氣的模樣。

“丁伯,你打給電話給顧城,讓他趕緊過來一趟。”

“是的,少爺。”

接到了丁伯的電話,顧城拿起自己的醫藥箱就匆匆忙忙地打車過來了。

祁風正憂慮地在宅子里踱步,時不時看看自己手上的腕表,顧城這家伙怎么還沒到?

“叮咚”清脆的門**劃破了屋內安靜的氛圍,也結束了祁風在腦海演算出各種最壞的結果。

丁伯剛想要去開門,就聽到了少爺的聲音,“別動,我來開。”

顧城在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祁總來給他開門,他真是三生有幸啊。

不過這從側面反映了,接下來他要面對的事是有多嚴重了。

“快,顧城,你看看她。”祁風拉著顧城到曲瑤跟前,

顧城細細地打量著曲瑤,神色平靜,只是眼神空洞,而且從那張好看的小臉上感受不出一絲氣息。

他放下醫藥箱,給曲瑤先做了一番檢查,他想和曲瑤說話,而曲瑤卻什么都不回答,但會對他提出的要求做出反應。

“你又對她做了什么啊?”顧城煩惱地揉了揉眉心,

“沒什么,就帶她去了婚宴。”祁風輕描淡寫地回答,

“做了什么啊?”

祁風把事情的經過大致告知了顧城,顧城摘下聽診器,一邊收拾一邊說,“難怪啊。”

“她的病到底怎么了?”祁風急了,

“你好端端地干嘛帶她去婚宴呢?**到她了,她把自己的內心完全封閉起來了。”

“封閉起來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她現在可以感知到外界的一切,但她不會對外界的聲音作出反應。”

顧城從醫藥箱里拿出幾個小藥包,“這些藥你按時喂她吃,只能緩解,不能根治。你還是多多留意她吧,現在她的心靈很脆弱,小小的**都能讓她崩潰。,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祁風接過那幾個藥包,

待顧城走后,祁風便主動接下照顧曲瑤的任務,先讓女傭們帶曲瑤去洗澡換衣服,然后他就喂她吃藥。過程很順利,曲瑤吃了藥之后便沉沉睡去了。

祁風懊惱,為什么他要堅持帶她去婚禮呢?若是沒有帶她去婚禮,或者她的病情就不會加重。

一切都是那莫名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在作怪。

安頓好曲瑤之后,祁風就去了書房,開始著手針對徐家的部署。

短短幾日,徐氏爆出了偷稅漏稅、虧空公款的丑聞,盡管都被徐家花錢壓下了,但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。

這些傳聞讓徐氏下面的人過得膽戰心驚,生怕某一天就丟了飯碗。

再加上徐氏本身投標所得那塊地皮,地產商那邊竟然出爾反爾,轉身就賣給了祁氏,徐氏上門去討說法,卻只得到“我們還沒簽合約,一切都還是待定”的這樣一個理由。

徐氏已經規劃好了那塊地皮,是打算用來建造新樓盤的,工地那邊已經付了錢。

這邊卻沒有地方建樓,讓徐氏白白虧了錢還要延后工期,不知道怎樣向房地產公司交代。

這一切都是祁風在搞鬼,徐若銘剛當眾跟他結仇,他就會讓徐若銘還有徐家付出代價。

曲瑤的病還是沒有什么進展,甚至還因為一個女仆疏忽,讓曲瑤發起了高燒,氣得祁風當場就把那名女傭給解雇了。

看到曲瑤在床上燒得迷迷糊糊的樣子,祁風很心疼,顧城告訴他,要想曲瑤的病有好轉,必須要用溫情打開她的心結。

祁風為了照顧曲瑤,不惜放下手頭上所有的工作,而這些工作他都已經交代了他的秘書和助理往下面傳達。

曲瑤高燒不退,祁風又找來顧城,顧城白眼一翻,“每次接到你的電話都沒好事的。”

顧城利索地給曲瑤打了一支退燒針,還開了一些消炎的藥,加上一些抗抑郁和安眠的藥,“好了,我的任務完成,祁風你可要好好照顧她啊。”

祁風摸了摸曲瑤的額頭,還是有些燙,他學著顧城告訴他的方法,叫人拿來一個冰袋敷在曲瑤的額頭上,還時不時給曲瑤用酒精擦拭她的四肢,讓她降下溫度。

是夜。

月涼如水,風冷似霜。

祁宅內的某一個房間內還是亮著燈,頂上一盞圓燈散發出溫暖的光芒,祁風挽起了衣袖,露出結實的小臂,坐在床邊照看著曲瑤。

曲瑤睡著的樣子很安靜,睫毛又長又翹,之前還有些許俏圓的小臉瘦得兩頰都沒有肉,下巴尖尖,看起來不禁讓人心生憐惜。

取出曲瑤含在嘴里的溫度計,祁風看了看刻度,38度,溫度雖然降了,但還是低燒狀態。

祁風到樓下拿了新的冰袋,又拿了一瓶未開封的酒精,在曲瑤的額頭上放上了冰袋,隨后又用酒精擦拭她的四肢,一點都沒有假手于人。

到了吃藥時間,他就會把藥片研成末,融在溫水之中,然后用嘴對嘴的方式哺入她的口中,看著她乖乖咽下,祁風才會安心。

在祁風悉心又略顯笨拙的照顧之下,曲瑤的體溫終于是降到正常了,但因為藥物作用,曲瑤依舊是在昏睡之中。

祁風只是握住她的手,靜靜地等待著她醒來,他黑沉的眼底透出一絲絲的溫柔。

小說《一祁一顧伴余生》 第7章 生病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都市小說
  2. 靈異小說
  3. 言情小說
  4. 鬼怪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新快3走势图